整个腊尔山镇

2020-02-01 21:38

60年一遇的旱灾,已使腊尔山片区溪河断流,井水干涸,稻田90%绝收,人畜饮水十分困难。

当地农作物以水稻、玉米、烤烟、红薯为主。村主任以烤烟为例说,旱地里看起来还有些烟叶,已经严重减产,如果把种植烤烟的人力、肥料、煤的成本去掉后,“还要折本。”

面对严峻的灾情,8月7日,湖南省副省长、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张硕辅实地调研时问湘西官员:“水的问题怎么还是这种情况?水这个事到底能不能解决?这些高寒山村到底适不适合人类居住?”

据悉,7月16日以来,凤凰县就开始大规模组织干部群众抗旱自救,不间断地向人畜饮水特别困难的村寨进行应急送水。

71岁的石姓老人是其中一员。平时,她需从一里多外的村井挑水,近100斤重的担子,每天往返三趟。她说,“今年大旱,连井窖都没水了,不是政府送水来,就要到更远的山沟里去取。”

柳薄乡追屯村的老村主任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,“1972年的大旱,田里没有(收成),但土里还有。今年的这次大旱,田里没有,土里也没有了。”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放眼望去,烈日炙烤下,山塘干涸,稻田成片枯黄。而走近“一部分看起来仍然绿油油”的稻田发现,稻穗要么顶端变黑,要么皆为空粒,农田龟裂出一道道拇指粗的裂缝。

“自己的送水车辆忙不过来,所以又向省城的中联重科申请了6台大型设备来支援。”凤凰县副县长易洪海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。

“持续的高温天气,严重影响了水稻的抽穗、扬花与灌浆过程。”腊尔山镇镇长麻求生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解释说,“整个腊尔山镇,90%以上的稻田都已经颗粒无收了。”

连续晴热天气,旱情“高烧”不止。与湖南绝大部分地区一样,地处湘西自治州的凤凰县腊尔山片区也刷新了自1951年有气象数据以来高温天数、高温最长持续时间、极端最高气温、日平均气温、平均最低降水量、无雨天数等历史纪录。

中联重科的送水车穿过“中国最美小城”——凤凰县城,再在崇山峻岭中盘桓两个多小时,抵达腊尔山镇拉忍村。